谈谈对古典音乐的认识!!
2019-06-29 11:00
分享: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推荐于2017-11-26展开全部音乐是一个美妙的东西。当它那缓缓的旋律跳动的时候,我们仿佛置身于一个与世无争的桃花源地,一切的杂念都不复存在,一切的功利都化做尘埃,好象天地间除了自己和这旋律外,一切都成为虚无,忘记了悲哀,忘记了伤痛,乃至忘记了尘世间一切不愉快的事情。在那一刻,我们实现了彻底的解脱,我们完成了彻底的精神升华。

  音乐有很多种类,仅常见的就有古典音乐、宗教音乐、流行音乐、重金属音乐、摇滚乐、电子音乐、爵士乐等等。在众多的音乐种类中,我却单单钟情于古典音乐,听古典音乐,犹如和千年前的先人品茶谈话,这不仅是一种美的享受,更是一种人生的彻悟。先人们把他们那高深的人生哲学,丰富的生存法则以超凡的智慧融于音乐当中,让后人在听音乐的同时去感受生活的真谛。

  听音乐能陶冶人们的情操,洗涤人们的心灵,启迪人们的智慧,让人们在纷繁复杂的社会中忙碌劳累的时候找到一丝的宁静与祥和。听古典音乐尤其如此。

  听古典音乐。需要有一颗平静的心,一颗与世无争,超脱忘我的心。用耳去听音乐,这是一种常识,用心去听音乐,这是一种境界。当我们摒弃了世俗中的一切功利和欲望时,再用心去聆听古典音乐,我们的心灵会与之产生强烈的共鸣,我们的内心会受到深深的震撼!

  “高山流水”依旧在缓缓响起,但那个“巍巍乎高山”“汤汤乎流水”的知音却早已难觅,空余下“伯牙摔琴酬知己”的千古佳话。

  静静地听着“十面埋伏”,仿佛又看到了乌江岸边,那个“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楚霸王无可奈何地唱着“虞兮虞兮可奈何”拔剑自刎。是英雄气短的无奈,还是壮志难酬的悲哀?优美的旋律给这个刚强的男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抹上了一丝伤感的柔情。

  秋夜,对于一个寂寞的人来说总是很漫长的,何况天空中那不解人意的明月更能凭空增添几分思乡之情,“秋月秋风秋夜长,孑影徘徊泪湿裳,汉家地广千万里,深宫何处是故乡。”汉家宫室中,那个孤单的女孩也许正在思念远方家乡满头白发的父母吧。可是,又有谁会知道呢?“汉宫秋月”不仅是寂寞深宫怨女的悲曲,它也是千千万万远离家乡,远离父母的他乡游子内心情感的真实流露。每当听起这首曲子时,对于在外求学的我来说,总是会产生对家乡父母的深深思念之情。也许能产生共鸣的乐曲才是好的乐曲的吧,“汉宫秋月”正是这样的乐曲。

  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式的田园生活也许是中国古代士大夫心目中的理想生活方式。与世无争,恬淡自在地生活,少了份世俗的勾心斗角,争名夺利,多了些脱俗的无欲无求,知足常乐。亲近大自然,热爱大自然,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真正做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是几千年来中国人民的普遍追求。听着“夕阳萧鼓”“渔樵问答”优美的旋律,仿佛自己已经完全地融入到了大自然当中,成为大自然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春江的明月缓缓地升起来了,江中央,一叶扁舟在月下随水漂浮,一点渔火若隐若现,小舟上随风时时传来渔家人的说笑声,给幽静而安详的江面注入一线生机,一幅“江畔渔舟图”,引起了人们的无限遐想。

  2013-10-30展开全部在万人瞩目的音乐厅,既能欣赏107人演奏的交响乐,又能倾听到极其通俗风趣的音乐讲授,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许多美国和加拿大的青少年都在音乐大师伯恩斯坦的讲授中,获得了对音乐的认知能力。以下是伯恩斯坦讲授的一个章节——《什么是古典音乐》

  用什么字眼来代替古典音乐的“古典”二字?我们无非是想通过这些更通俗的字眼来讲解什么是“古典音乐”。

  然道只要是编排不像爵士乐,就是古典音乐?人们常说“我真爱好音乐”,意思是指,他们喜爱韩德尔的音乐(古典音乐),而非史派克强,但也有好的爵士乐和好的流行歌曲,你不能用“好”来描述其差别,有好的韩德尔,也有好的史派克强。因此,这个字我们得作罢。

  然后人们用“严肃”来形容古典音乐,但有些爵士乐也严肃,还有什么比非洲战士的战鼓(典型的爵士乐)更严肃的?因此,这个字眼也不行。

  接着有些人用“有学问”来说明只有非常聪明、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能懂古典音乐。显然是错的。因为许多热爱贝多芬的人并非爱因斯坦之流。

  “艺术”音乐这个字眼呢?许多人用这个词来描述贝多芬与大里布鲁克间的差异,但也行不通,因为也有同样多的人认为爵士乐是艺术,而它的确是。若是我们试图用交响音乐,那就排除了为钢琴独奏、小提琴独奏或弦乐四重奏而写的音乐,它们当然都被视为古典音乐。

  也许到目前为止,发明过最好的字是“长发”,因为那是爵士音乐家自己创出来的,以贬低任何不是属于他们的音乐。但我看过不少爵士乐字头上也有长发,因此我想这个字也行不通。

  既然所有的字都不对,让我来找出对的字,方法是先弄清不同音乐间的差异,真正的差别在当作曲家写出所谓的“古典音乐”时,他会写下他要的确是音符,他希望唱出那些音符的确是乐器或声音,甚至详细到乐器或声音的数目,他还会写下他能想到的指示,以尽量详尽地告诉他们该知道的一切,应该多快或多慢,以协助表演者精确表演出他想出的那些音符。当然,世上没有足够的字眼能让表演者知道作曲家想写的一切,但那正是使表演者兴奋的事情。

  表演者只是凡人,因此每一个揣摸出来的都略有不同:例如,《命运交响曲》开头的乐句,相信你们都知道旋律。唱给我听。第一个指挥赋予最后一个音符特别的深度,就是较长的那个,像这样“弱弱弱强”;另一个指挥同样努力想揣摩出贝多芬真正想要的,可能觉得那个音符中第一个定位特别强调,像这样“强弱弱弱”;还有位指挥,也许不像前面两位那样忠实,可能断定演奏这四个音符时应该更加强调,更庄严,像这样“强强强强”,我们都听过这些版本,但除了这些差别,而它是源于这三位指挥的不同个性,他们指挥的仍是相同音符、相同主旋律,用的是相同乐器,其目的也是一样,就是让乐谱上贝多芬的音符,以他们认为他希望的方式鲜活地表现出来;这意味着他们所谓的“古典音乐”,除了因为表演者个人的性格是不能改变的。这种音乐是永恒的,不能改变的,是精确的。

  “精确”,也许正是我们该称呼的名词,我们称它为“精确音乐”,因为它只有一种表演方式,而且那种方式是作曲家亲自告诉我们的。

  但我们若是以流行歌《我只能给你爱,我的宝贝》,表演它的方式无穷无尽,它可以让合唱团唱,或是让路易斯、阿姆斯特或玛丽亚卡拉丝唱,或是任何人唱,它可以省略歌词演奏,可以用爵士乐团、交响乐团或是玩具笛子演奏,慢或快,热情或感伤、大声或复杂,都无所谓,它可以只演奏一次,或是重复十五次,可以用任何调子甚至下面和弦改变都行,连曲调本身都能改变,可以即兴表演。(大师伯恩斯坦用几种演奏方式来表现同一首歌曲)这些方法没有一个是错的,对那些当时如此做的特殊表演者而言,每一种似乎都对,而且适合表演场所,这首歌没有非如此表演不可的规定,这表示它不是精确音乐,它不用完全照作曲家所写的方式表演,事实上,流行歌手绝不该每次都按照作曲家所写的方式表演。民谣也有相同的情况,而且更理直气壮。因为没有作曲家规定它该如何表演,至于爵士乐的变化更是如此,它是即兴的,边表演边创作音乐,而且几乎从不费事地将它写下来。

  因此,现在我们至少有较适合古典音乐的字,就是“精确音乐”,虽然可能能想出比“精确”更好的字,来形容通常所谓的古典音乐,让我们不再用错误的“古典”二字。

  这个词为何错误?的确有古典音乐这种东西,但是我们所说的确实是不同种类的东西,古典音乐指的是音乐史上非常持久的时间,叫做古典时期。在那个时代所写的音乐叫做古典音乐。现在让我们对古典时期所发生的事有点概念,它大约由1700年到1800年,持续了一个世纪,即你们都知道的十八世纪。

  让我尝试以前五十年为例,当时的美洲是怎样的呢?它仍在开拓中,到处都是新来的拓荒者,他们过着艰苦的生活。后来由平地建立一个新国家,在这同时,欧洲却非常不同,欧洲人已不再探索与钉木头,它在设法使它已经建立的事物完美,那时的欧洲是个规则与法规的时代,并让那些规则与法规尽可能精确,这就是古典主义的基础。将规则带至完善境界,它创造了古典建筑、古典戏剧与古典音乐。古典音乐是人们所追求之物的时代所写的音乐,人们极尽一切力量要有完美形式的音乐,像只漂亮的古希腊花瓶,两位音乐巨人的名字巴哈和韩德尔,尤其是巴哈,他将在他之前的作曲家曾经验过、玩过的所有规则集结,尽人类所能使些规则完美,以“遁走曲”这种形式为例,“遁走曲”规则有点像你买装配组时所附的指导说明,他们精确地告诉你,如何盖一栋房子,一辆火车或摩天轮。用他的这首《第四号布兰登堡协奏曲》为例,首先是用中提琴奏出主题,然后加入第二部分的小提琴,高四个音符,然后在第三段高五阶由另一只小提琴加入,接着在第四段由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加入,最后,第五段长笛加入。这首曲子不只是五个分开的片断,它们全结合在一起。

  再谈后五十年,一切都变了,他们的音乐与巴哈的完全不同。那种改变是如何发生的?难道莫非是共和党人到芝加哥参加集会,然后投票改变音乐风格。不是,它是自然发生的,。海顿与莫扎特时代的人,认为巴哈严肃的“遁走曲”陈腐而无趣,他们要新的东西,不要那么复杂,但有漂亮曲调与简单伴奏的优雅精致、令人愉快的音乐,这正与那个时代吻合。那个时代宫廷里的女士先生们,穿戴有蕾丝袖口的丝衬与镶珠宝的扇子,因此,为他们产生过优雅音乐。

  而它最重要的特色是曲调,曲调一定要好,现在听莫扎特的《C大调协奏曲》,没有人能写出与莫扎特一样的旋律。它和巴哈的“遁走曲”一样充满规则与法规,只是还有许多其它的规则——他们想要的简单的令人愉快的音乐,这种简单令人愉快新的音乐,另一个特点是它很有趣,而且快活、机智、朝气蓬勃。听《费加洛的婚礼序曲》,很有趣吧,好像坐云霄飞车充满欢笑与好心情,令你喘不过气来。其实古典音乐很好玩。

  机智、幽默、有趣是海顿与莫扎特音乐中的重要部分,但它也有雍容、优雅、强度与其它许多东西,但最重要的是它有古典之美,建立平衡的形式就像巴哈对他的“遁走曲”一样严谨,它也在寻求完美,因此是古典的。

  那么情感放在音乐中的那一部分?人们总认为感觉与情感是音乐中的主要的东西,令你有所感,有哀伤,有痛苦,或胜利或性灵喜悦,但奥妙的是莫扎特、海顿是会让你有那些感觉的,伟大作曲家创作音乐时,都会让你感觉到深刻的情感,因为他伟大,因为他在音乐中有话要告诉你,因此伟大音乐家的音乐会永远持续,或许到永远。那种永恒的特质,或许是“古典”这个词最重要的意义,古典是永垂不朽的东西。

  2013-10-30展开全部音乐欣赏是审美的一种,相对于美术、舞蹈等形象具体的艺术形式,抽象而不确定。古典音乐更是纯粹的音乐形式,它没有流行歌曲中词的辅助,理性的理解根本派不上用场。音乐最初是人声,后来发展出配合人声的器乐,最后独立出单独表达情感的器乐。而且,历史遗留的许多有名的古典音乐作品是当时作曲家为配合宗教或戏剧的内容而制,还有许多音乐干脆是一瞬间的情感表达,很难说有什么确定的含义。给音乐加上标题由柏辽兹开始,试图以标题的形式辅以解说,这也是那个时代理性主义宏扬的必然波及。但即使音乐加上标题,听众也很难确切感知作者意欲加于的含义。这一是因为听众听音乐时的各自情感状态不同,二是音乐自身表达方式的局限性。音乐的规律就是模糊不清晰,它的对象是人的情感和情绪。理查.斯特劳斯(不是圆舞曲之王的那位)试图用音乐解释尼采的《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哲学思想,为每一章的主题都作了详细的说明,除了开头那段雄壮鼓声有点“超人”的味道外,其他的都不能算高明。印象主义作曲家如德彪西用音乐表达了大致确定的自然印象,已经算是很成功了。所以,音乐欣赏水平不能用知识性的输灌达致目的。

  个人认为,在关于音乐的书本中,傅雷翻译的法国作家罗曼.罗兰的小说《约翰.克里斯朵夫》,其中对音乐的叙述比任何教科书都好,因为小说讲的就是一个音乐家对音乐的体验,加上傅雷优美的文笔和对音乐的独特理解,象音乐本身一样给人美的感受(傅雷在那些给其作为音乐家的儿子傅聪的家书中,表明其音乐水准和修养相当高,与其看其他音乐欣赏的书不如去读这本小说)。我认为,音乐就是听,不要探究作品的具体内容,听多了自然就知道自己听到什么了。那时再去看看作家和作品的背景或许更有益处。当你能从单纯的倾听中感觉到点什么,再从感觉到点什么到由音乐引发情感的波动时,我想其实你已站在了音乐的殿堂。对我来说,凡是能触及我心灵,使我心有所动,情有所触,思有所想,带给我不一样体验的音乐都是好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