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乐 为什么《 斯拉夫舞曲》如此动听?因为
2019-06-29 10:57
分享:

  原标题:古典音乐 为什么《 斯拉夫舞曲》如此动听?因为德沃夏克对捷克爱得深沉

  德沃夏克是十九世纪捷克最伟大的作曲家之一,捷克民族乐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德沃夏克一生的作品很多,体裁也很广泛。他共创作了12部歌剧,11部神剧和清唱剧,9部交响曲,5部交响诗,6部协奏曲,32首室内乐重奏曲,此外还有大量的钢琴曲、小提琴曲、序曲和歌曲等作品。其中最著名的有:《自新大陆》交响曲、《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狂欢节序曲》、《F大调弦乐四重奏》和歌剧《水仙女》、《国王与煤工》等等。1904年5月1日,也就是在他的最后一部歌剧《阿尔米达》首演后不久,德沃夏克因中风在布拉格逝世,终年63岁。

  作为作曲家,德沃夏克在自己一生的音乐创作中,始终把民族性这一重要因素放在首位,无论在歌剧、交响乐或室内乐作品中,他都努力地将民族性、抒情性和欧洲古典音乐传统紧密结合起来,达到尽可能完美的境地。

  这就不能不提到他那举世闻名的《斯拉夫舞曲》了(作于1878年的第一套Op.46共8首;作于1886年的第二套Op.72也共8首)。

  十九世纪中期以后,对民间传说的兴趣和民族主义潮流的高涨,促使浪漫主义音乐家采用自己祖国的民歌和民间舞曲创作音乐,结果形成了音乐的民族主义风格。从而民族乐派在俄罗斯、匈牙利、波西米亚、波兰、芬兰、挪威等国形成鲜明的风格,极大地丰富了欧洲音乐。

  德沃夏克出生并生活在历史上被称作波西米亚的捷克,波西米亚从十六世纪就是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领地,这里音乐很发达,音乐人才流往欧洲各国,素有“欧洲的音乐学院”之称。波西米亚音乐因此与欧洲主流音乐多有交流,捷克民歌也与西欧民歌差别不大。

  德沃夏克写《斯拉夫舞曲》的动机,一部分源于民族主义潮流,另一方面是受到出现在学者、诗人、知识分子中间的泛斯拉夫文化运动的影响。在斯拉夫民族意识的推动下,德沃夏克于1878年3月开始写作《斯拉夫舞曲》,那时他刚刚完成了《斯拉夫狂想曲》。德沃夏克还没有完成第一集全部八首《斯拉夫舞曲》就开始给第一、二和第四首配器,这几首管弦乐版于1878年5月16日在布拉格首演,第二年2月在伦敦水晶宫上演,11月在波士顿上演。正如乐评人爱勒特所预言的那样,《斯拉夫舞曲》将迅速走向全球。

  在德沃夏克的《斯拉夫舞曲》集中,明显流露出这位民族音乐巨匠的宽广胸怀。16首舞曲各具特色,既有活泼、欢快的民族舞蹈气氛,又有安稳而意味深长的旋律,还有艳丽多彩的和声处理。

  作曲家除了运用各种捷克民间舞曲体裁之外,还广泛采用了其他斯拉夫地区的民族民间舞曲形式,热烈狂放之余,更流露出或优雅、或甜美、或忧郁、或惆怅的浪漫色彩,淋漓尽致地将十九世纪浪漫主义的灵魂和波希米亚式古典的不羁表现出来。从而使得这些舞曲一经出版便风靡世界。

  第一套《斯拉夫舞曲》的八首乐曲除第二首外,全部采用典型的捷克舞曲,包括波尔卡舞曲、弗里安特舞曲、苏雪特斯卡舞曲和斯卡切那舞曲的曲风创作。德沃夏克在创作这些舞曲时只吸收了舞曲中最基本的音乐成分——节奏,而没有直接采用民间舞曲曲调和民歌曲调,舞曲的旋律按照相应的民间舞曲风格创作,热情、欢快是第一集《斯拉夫舞曲》的情感基调。

  《斯拉夫舞曲》第一套取得成功后,出版商看到其中的商业价值,邀请德沃夏克再写一组这样的作品,遭到拒绝。德沃夏克的理由是,同样的事不能重复做,没有灵感的驱动,不会产生有价值的东西。他从此转向歌剧、交响曲和室内乐的创作。直到八年以后,德沃夏克才又开始了第二套《斯拉夫舞曲》的创作。

  第二套《斯拉夫舞曲》同第一套一样,也是八首。这八首舞曲只有三首仍采用捷克民间舞曲,其它则富有斯洛伐克的奥特茨梅克舞曲、波兰舞曲、南斯拉夫舞曲的科洛舞曲和乌克兰的杜姆卡舞曲风格。时隔八年,德沃夏克音乐风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青春欢乐的情绪退到次要地位,代之以深挚、忧郁的抒情,在这第二套的《斯拉夫舞曲》里,最有代表性的是第二首杜姆卡舞曲。

  杜姆卡原本不是舞曲,是起源于乌克兰的叙事体民歌,格调哀婉忧伤。杜姆卡流行于乌克兰、波兰,遍及斯拉夫人种分布的地区,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捷克、斯洛伐克、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马其顿、保加利亚等国家和地区。德沃夏克对这种忧伤的民间音乐形式似乎很感兴趣,在两集斯拉夫舞曲中共写了三首杜姆卡,另外还写过弦乐六重奏、钢琴五重奏《杜姆卡》和钢琴曲《杜姆卡与弗里安特》,在他的钢琴三重奏《杜姆卡》中,包含了六个杜姆卡乐章。这里谈的E小调杜姆卡舞曲情调忧郁,中间有一个情绪开朗活跃的对比段落。乐曲的基调建立在一个摇曳的曲调上,旋律起伏不大,优美纤细,内在的忧伤在恬淡的气氛下一点点流露,不渲染,不张扬,表现了斯拉夫人性格里感伤忧郁的一面。

  德沃夏克的《斯拉夫舞曲》是受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的启发而创作的。这些舞曲开始是以钢琴四手联弹的形式创作完成的,后改编成管弦乐。

  勃拉姆斯对德沃夏克《斯拉夫舞曲》的出版起到重要的引导作用。勃拉姆斯首先向柏林的出版商希姆洛克推荐了《莫拉维亚二重唱》,而这位出版商发现了这一商机,就又随后出版了德沃夏克的《斯拉夫舞曲》。德沃夏克也非常喜欢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现在经常上演的管弦乐版《匈牙利舞曲》中,就有好几首是德沃夏克改编的。

  勃拉姆斯非常喜欢德沃夏克的这些《斯拉夫舞曲》,同时他也毫不怀疑德沃夏克在创作这些《斯拉夫舞曲》时借鉴了他的《匈牙利舞曲》一些创作理念。在德沃夏克的这些《斯拉夫舞曲》中充满了民歌的风格和旋律,尽管德沃夏克自己说这是斯拉夫民族音乐,但其实里面却具有更多的匈牙利、俄罗斯、波西米亚和波兰的民间音乐元素。对此,德沃夏克解释为:既然诗人和画家都能够从民间传说中寻找素材,那为什么作曲家就不能同样这么做呢?捷克另一位伟大的作曲家斯美塔纳也就此评说:“虽然德沃夏克把他的这些小品叫做《斯拉夫舞曲》,但是没有人能说得出它们确切来自哪一种捷克舞蹈,因此我宁可把它叫做我们捷克的民族舞蹈。”

  《斯拉夫舞曲》是德沃夏克的早期作品,《斯拉夫舞曲》虽取名“舞曲”,但不是用来给舞蹈者伴奏的实用性音乐,而是作曲家采用民间舞蹈音乐形式写成的管弦乐,属于音乐厅音乐。用民间舞曲形式写短小抒情作品是浪漫派音乐惯用的手法,肖邦的玛祖卡和波洛奈兹、韦柏的阿勒芒德、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都属于这类音乐。在这些以舞曲命名的小型乐曲里,作曲家刻意追求富于抒情性的旋律,用它直接诉诸情感,使这些舞曲成为纯粹的抒情作品。

  《斯拉夫舞曲》的成功,使德沃夏克一举成为国际知名的作曲家,这是因为民族主义音乐当时正在形成潮流,民族风格的音乐有如一股清新的春风吹入欧洲乐坛,激起人们对民族乐派的浓厚兴趣。在此之后,他又创作出了大名鼎鼎的《自新大陆》交响曲等一批极具捷克民族乐风的脍炙人口的音乐作品,奠定了他在捷克音乐史上的领军地位。自《斯拉夫舞曲》问世以来,它在全世界得到了广泛的演出。每位著名的指挥家无一例外地都会在音乐会上演出其中的几段,他们用不同的方式向听众表达他们个人对《斯拉夫舞曲》的感受,并且将其诠释给听众。